生乃一条无尽长路
唯有死在尽头长驻





精神不稳定



很高兴认识你

【雷安】My Daring

[2022安迷修生贺24H]21:00
题目:

风信子

找你找到至死不渝

天台的黑手党久别重逢


上一棒: @燕儿 🌟 
下一棒:@土豆焖牛肉 


@雷安活动主页君



非常老套的他逃,他追,他插翅难飞的剧情(……)但我真的想不到写啥了(…………)

写的时候思考了一下感觉非常适合当个猕猴桃后续,那就这样吧(……………………)

⚠️年差较大,10+岁那种吧







“亲爱的老师,我的恋人,你为何总是躲着我?”





安迷修收到了一束花,没有署名。

那是一束深蓝近紫的风信子,即使在早春的寒风里也看着十分鲜嫩欲滴。可惜下一秒这束花就被摔落在地。

安迷修一点也不高兴他收到了这束花,虽然他收到花不是啥稀奇事。相反,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,早春的寒意蛇一般从脚底攀上。他扔下花,迅速关上并锁好了家里的所有门窗。在这过程中甚至因为手抖,他有个窗的速度还关慢了一点。做完这一切后,他靠着门板,竭力让自己不要因为过度的恐惧跌坐在地。

他来了,一定是他,除了他没有别人。

稍稍冷静下来后,他开始整理思路,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做,该逃到哪里这一次。他开始收拾行李,把最重要的东西挨个收拾进自己随手的包里,当找到一张自己和那个人的合影时,他犹豫了一会,最后还是选择把那张照片夹在了一本书里边。快速收拾好东西后,他立马联系了房东把房子退掉,然后锁好门,乘车到最近的火车站,买了最近的一班火车票后,逃命一般奔上了火车。

安迷修找到自己的座位后,他瘫倒在上面,拉了一下自己外套的立领,然后紧紧缩在窗边。火车启动了,慢慢加速,越来越快驶离了这座城市。安迷修看着窗外已经开始有些模糊的风景,狂跳的心渐渐放慢了些,但内心同时也开始泛起了复杂的情绪。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一直躲下去,但是他真的没有办法对付对方了,以及对方背后的东西。他甚至不敢联系自己的师傅,为了他老人家的安全,也为了那些人不以此要挟——虽然他们估计早就知道。

但是对对方动心的事实也没法掩盖,拒绝了对方的事实也无可否认,况且自己和他也达成了协议,那就是如果他只凭自己的力量,在五年内找到自己,那自己就答应和他交往,而今年是最后一年。在脑内乱七八糟的时间里,安迷修的大脑终于承受不住短时间高负荷的运转,把他带入了浅浅的梦境。

“雷狮!不要摘我的花!”他对面前的小崽子叫到,而那个叫雷狮的孩子听见自己的喊叫声后,依旧没有停下来摘花的手,直到自己冲过去到他背后时,才转过来抬头看自己,“但是这个花很好看,我想摘来送给你?”一边说着,孩子一边把手上紫色风信子塞到自己手里。安迷修看着光秃秃的花盆,又看看面前一脸无辜的孩子,只得叹口气,把花放到旁边,带着孩子去洗手,一边洗手一边训:“雷狮,我知道你是想送我点东西……但是那是我养的花,而且这个花我好不容易才养活的……”带着雷狮洗完手后,又给他擦干净,“而且这个花的汁液有一定的毒性,不要轻易去触碰自己不了解的事物。”“但是很好看不是吗,紫色的,而且我想应该也很配你啊。”雷狮抬起头来盯着自己,一脸不解。看到这样的他,自己感到一阵无力,只得把摘下来的花找个花瓶,灌上水插进去。但自己没有发现的是,这过程中,雷狮是一直盯着看自己的。把花瓶摆好后,自己又叮嘱雷狮不要再摧残自己家的东西,想看电视或者看书玩游戏都可以,只要好好等着自己好做饭。说完这些,自己系上了围裙,钻进了厨房……

安迷修突然一下惊醒,接着才发现自己是在做梦。他有些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眼睛,想要直起身来打算喝点水,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枕到了旁边同乘的男人肩膀上,同时听见了火车广播在播报自己车票买到的站。他快速站起来,急匆匆和旁边的男人道了歉,也没听男人说了什么,就跟随人群站到了车厢门附近。

只要躲过五年,自己就不用再去烦恼这件事了,他也应该会找别人成家吧。

下了车,安迷修重新开始找房子租,到了新的地方后,他发现这里和自己以前为了教书租住的地方特别像,要不是不在一个城市,他都怀疑自己买错车票回去了。但是他没有选择,只能硬着头皮搬进去了,他一边安慰自己,只要租住到今年的六月份就可以走,一边走进大门。

过了几个月平静的生活,时间到了五月份,他生日的前一天。想着给自己庆生,安迷修出门打算买点东西。先是买了不少今天晚饭的食材,然后再买了自己喜欢吃的面包和很久没有吃过的猕猴桃,回去的路上,安迷修被一个卖花的小孩拉住了。

“大哥哥,买一束花吧!都很新鲜的!”像是想要证明自己的花不错,孩子把装着花的篮子凑到安迷修眼前。那是满满一筐紫色的风信子,有的上面还有些水珠。安迷修看到这满满一筐的风信子,心里只觉得不好,但是又一想,这里离雷狮应该够远了,他应该也暂时够不到这里,只是自己疑神疑鬼罢了。想到这里,他掏出钱,买下了这孩子框里所有的花。看着孩子拿着钱一蹦一跳远去的背影,安迷修也转身回家。

但是当安迷修准备开门的时候,他发现自家的灯是亮着的。贼?安迷修一下子警惕起来,他悄悄放下了手上的所有东西,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准备开门抓住进入自家的不速之客。

开了门,他左看看右看看,发现没人。想到自家离公寓楼的天台很近,他开始思考是不是贼逃到了附近的天台上,他又拿来手电筒,悄悄摸到天台门口,发现门果然是开着的。安迷修当机立断,冲进了天台。

安迷修一下子撞上了什么人,然后听到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:“就算久别重逢,也不至于这么急切吧,老师?或者说,安迷修?”安迷修一下子像是被雷击了一样抖了一下,他想逃,但是全身因为过度的恐惧动弹不得。雷狮见他不动,俯身抱住了安迷修,在安迷修的肩窝蹭蹭。“我饿了,我想吃饭,老师,给我做吃的吧。”

安迷修浑浑噩噩地被雷狮带回了自己现在住的地方,又浑浑噩噩地烧了一顿晚饭,喊雷狮过来端菜准备吃饭。雷狮端走了菜,自己也端着盛好的饭随后走过来。雷狮还是和自己五年前离开他那时一样是个美人,他一边盯着桌上的菜,一边一脸无聊用筷子敲打着离自己最近的盘子边缘。桌子上除了菜还摆着自己买回来的那筐风信子。发现安迷修来了,雷狮抬起头,笑眯眯看着他。但安迷修只觉得发毛。

在诡异的沉默和不安里吃完了饭,安迷修开口说要洗碗,想借此逃离这里,雷狮也没说什么,放安迷修去洗碗了。等水声一停,雷狮就起身进了厨房。

“安迷修,我按照约定找到你了,所以是我赢了吧?”看着雷狮一步步逼近自己,安迷修只感觉害怕,但是因为自己信守承诺的性子,还是从喉咙里憋出来了一声嗯。

听到了安迷修的回答,雷狮眯眼笑了,好像是苦心追捕的猎物终于落网的猎人那般,他站在了安迷修面前,俯下身去亲他。

“安迷修,我亲爱的老师,我的恋人,您终于属于我了,接下来成为我的一生的伴侣吧。”这是安迷修昏过去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。


end(?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安迷修生日快乐

对不起我下次再也不会死线前还写短打了哈哈哈(假的)

等我磨洋工把速度磨出来,写不完了只好砍两半了(。)后半写完了会另行通知嗯嗯嗯(。)


评论(7)
热度(145)
  1.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幸灾乐祸之悦 | Powered by LOFTER